煤炭价格能否有所下降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下半年需求将保持增长,东三省、四川、重庆冬季保供压力大。

今年以来,煤炭市场备受关注。受需求大增的影响,煤炭供应在高峰时期偏紧,煤价在高位盘旋。伴随着电力迎峰度夏的到来,有关部门采取了多种煤炭增产及稳价的措施。

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副局长许正斌在7月27日召开的“2021年夏季全国煤炭交易会”开幕式上表示,在各方努力下,迎峰度夏煤炭保供总体比较平稳,但仍不能掉以轻心,迎峰度冬煤炭保供仍面临风险和挑战,“煤炭市场平稳运行还存在很多不可控的因素”。

目前,仍处于电力迎峰度夏中期,煤炭供需形势有所好转,但市场对于今年下半年煤炭和电力供应市场有所担忧。进入10月以后,北方地区将相继开始冬季采暖,而冬季又是用电高峰期,煤炭供应能否满足需求,煤炭价格能否有所下降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任立新在会上表示,要发挥产煤省区关键作用,晋陕蒙等重点产煤省区要发挥增产的主体作用,其他产煤省份的煤炭供应立足自身,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加强生产;要着力发挥煤炭储备的调节作用,积极推进煤炭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持续增强煤炭储备调节能力,推动已投运储备设施增加存煤,有效应对区域性、时段性供应紧张问题;着力发挥中长期合同市场稳定器的作用,供需双方要落实主体责任,严格执行中长期合同履约率。

上半年供应趋紧,价格高企,煤电亏损扩大

“今年以来由于需求增量超过了生产增量,煤炭价格持续高位,下游企业普遍经营压力较大,虽然国有煤炭企业全力保供做出价格让利,但下游企业依然面临煤炭供给不足和成本较高的双重压力。”国家能源集团煤炭经营分公司董事长王国旺发言表示。

许正斌介绍,1-6月,全国规模以上企业原煤产量19.5亿吨,同比增长6.4%;全国电煤消费11亿吨,同比增加2亿吨,增长22.5%;运输方面,全国铁路累计发运煤炭12.8亿吨,同比增长13.8%。

今年以来,电煤价格一路攀升,实际成交价格一度超过了1000元/吨。中电联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以下简称《预测报告》)显示,二季度市场电煤价格迅速攀升,居历史高位,电煤采购及保供工作难度加大。煤电企业燃料成本大幅上涨,6月部分大型发电集团到场标煤单价同比上涨50.5%。煤电企业亏损面明显扩大,部分发电集团6月煤电企业亏损面超过70%、煤电板块整体亏损。

任立新介绍,受全球通货膨胀影响叠加用煤需求超预期,今年3月开始,现货煤价向上,呈现淡季不淡的特点,下游用煤企业受到影响。

与煤电经营惨淡形成鲜明对比,今年上半年煤炭企业收益可观。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1-6月份,采矿业实现利润总额3821.1亿元,同比增长1.33倍。1-6月份,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总额2068.8亿元,增长113.8%。

中煤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彭毅分析认为,煤炭企业发展建立在高煤价的基础上是不健康的,煤炭价格应保持在合理的区间。

5月21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发布《关于做好迎峰度夏期间保供稳价工作的倡议书》(以下简称《倡议书》),提出大型煤炭企业要充分发挥稳定市场的带头作用,平抑煤炭价格异常波动,积极引导煤炭价格处于合理水平。《倡议书》还表示,要坚守“基础价+浮动价”的中长期合同定价机制。已经签订的三年中长期合同要坚持诚信经营原则,履行社会责任,严格履行煤炭销售合同,进一步提高中长期合同兑现率。

为缓解煤炭价格上涨给煤电带来的亏损,部分地区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在5月底发布的《关于调整年度交易事宜的相关通知》提出,由于近期煤价大幅上涨,蒙西多家煤电企业生产成本倒挂,短期内已经出现严重亏损,将上调第一批次年度用户成交电价及新能源配置比例。广西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在6月印发的《关于2021年电力中长期交易合同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提出,由于供应偏紧等影响煤价持续高位运行,燃煤发电企业全面亏损经营陷入困境,鼓励各发电企业和售电公司、电力用户根据自身情况,在充分沟通协商一致的前提下,通过签订补充协议等方式,合理调整2021年电力市场交易剩余未结算电量的合同电价。

下半年需求将保持增长

东三省、四川、重庆冬季保供压力大

有煤炭企业人士担忧,上半年在透支部分产能的情况下,勉强满足市场需求,下半年叠加采暖季,煤炭市场供应能否有保障?煤炭价格能否回归合理区间?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于7月28日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煤炭经济运行情况通报》指出,下半年,煤炭需求有望保持增长态势、增幅较上半年回落,煤炭供应将进一步增加,但市场仍可能受到政策调整、极端天气、突发事件等诸多确定因素的影响。判断下半年煤炭市场局部地区高峰时段将出现供需偏紧,煤炭价格将在高位波动运行。

许正斌介绍,大部分北方地区在11月中下旬开始供暖,东北地区在10月中旬开始供暖,目前留给提升库存的时间只有2-3个月。“电力企业要充分利用这个窗口期,稳步提升电厂库存水平,同时要有序提升政府煤炭储备、存煤水平,有效应对极端天气等不确定因素。”

许正斌提醒道,要提前谋划重点区域和重大活动的保供方案,东三省以及四川、重庆受内部减产外部减供、运输制约等多重因素叠加,今冬明春的保供压力超过去年,要比其他省区先行一步,提前对接资源和运力,制定煤炭保供措施。

在全国原煤产量中,陕西原煤产量在全国排名第三,仅次于山西和内蒙古。9月下旬西安将举行全运会,明年2月需协助举办冬奥会,陕西省内的煤矿生产运输或受到影响。“陕西省在做好能源保障的同时,要准确预估对煤炭生产运输的影响,并将影响情况提前告知相关省份,相关省份要提前制定好预案。”许正斌说。

他指出,增产增供是缓解供需紧平衡的最根本有效的措施,增产增供不能仅靠压实地方责任、压实企业责任,政府部门要为煤炭企业依法依规增产增供创造良好的条件。

受煤炭供应影响,今年下半年电力供应也面临挑战。《预测报告》预计,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比重持续上升,电力系统时段性灵活性调节能力不足现象将进一步加剧;西南等部分地区电煤供应偏紧,或将继续制约煤电机组的发电能力;部分地区天然气供应紧张也将影响气电机组顶峰发电能力。

许正斌表示,近日已会同有关方面,特别是在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的大力支持下,正在着力解决露天煤矿接续生产的问题,最大限度释放增产潜力,并和有关部门反复研究,推动解决核增煤矿环评历史遗留问题,推动建设煤炭产能储备体系,将安全环保水平达标但实际产能受到约束的煤矿列为产能储备煤矿,形成弹性生产能力,以上措施有望于近期出台。(潘秋杏)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886 [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