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时局 股票 导购 建材 手机版

特朗普搬迁驻以使馆背后:犹太因素与金主施压

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2-07 10:01:07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时间6日下午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国际社会普遍担忧此举将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

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特朗普说,作出这一决定是“对现实的承认”,也符合美国利益。他同时表示,已责令国务院开始准备使馆搬迁工作。 从以色列1948年建国至今,历任美国总统均未承认过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搬至耶路撒冷,这是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期间的一项重要承诺。但该曝光后,随即引起多方强烈反应。有警告称,这不仅会破坏以巴和平谈判,而且会增加中东地区的不稳定性。

不过,白宫官员5日表示,特朗普认为当下宣布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点”,也是对其竞选承诺的兑现。

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潘光6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特朗普此举很不明智,单方面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引起阿拉伯国家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抗议浪潮。潘光警告说,如果特朗普同时推进承认耶路撒冷地位和迁移使馆两件事,就真的捅了“马蜂窝”了。

那么,特朗普为何从竞选以来就执意要捅这个“马蜂窝”?其中一个需要注意的因素就是那些在台前幕后支持特朗普的犹太大佬和利益集团的作用。事实上,很少有国家间的关系像美国与以色列这样密切。这种超越一般盟友的关系,除了战略利益,也很难忽略美国犹太人对华盛顿的影响。即便是特朗普这样一个所谓的“华盛顿的圈外人”,也很难摆脱犹太人的影响,甚至从某种程度而言,特朗普受犹太人的影响也许更大。

特朗普家族与犹太人的渊源

特朗普身边一个不能忽略的犹太影响力来自他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这位出身纽约著名地产家族的正统犹太教徒,不仅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立下汗马功劳,更在特朗普政府中发挥着巨大影响力,特别是在以色列事务方面。

作为一名商人,库什纳还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不动产委员会的资助者之一。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是公认的组织最为严密、活动效率最高且对美国对外政策影响最大的“院外集团”。

去年3月,特朗普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年会上发表演讲,正是库什纳策划。这篇演讲让特朗普获得了该委员会成员多次起立鼓掌。据媒体报道,在这次年会召开前,也是库什纳向特朗普建言采取措施改善和犹太人的关系。

据位于蒙特利尔的独立研究机构全球化研究中心(CRG)12月4日的一篇文章,早在特朗普宣誓就职之前,库什纳就对按照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指导表现出极大的意愿。去年年底,特朗普的总统过渡团队似乎正是在内塔尼亚胡的要求下,反对联合国关于以色列犹太人定居点的谴责决议。

据《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报道,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12月1日承认曾向联邦调查局(FBI)作伪证,在当日聆讯中指特朗普过渡团队一名“非常高阶的成员”曾要求弗林接触俄罗斯官员,有知情人士透露,该成员即为库什纳。

而美国媒体Buzzfeed12月2日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去年12月正是库什纳打电话给目前已经认罪的弗林,请他给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打电话,阻止联合国谴责以色列犹太人定居点的决议。接到库什纳的电话,弗林就给当时的俄罗斯驻美国大使打了电话寻求协助。据报道,弗林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这名消息人士正在弗林的办公室。

特朗普团队中的犹太精英

除了库什纳,特朗普团队中还有多名犹太精英。

目前出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的戴维·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以及出任了国际谈判特别代表的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也对特朗普影响很深,他们都是犹太人,且曾长期担任特朗普律师。

弗里德曼今年3月29日正式出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竞选期间曾担任特朗普的以色列和犹太事务顾问。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弗里德曼的父亲是一名保守派的犹太教教士,他的家族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渊源颇深。1984年,他的家人曾以安息日午餐招待前总统里根,这一年里根连任成功。弗里德曼家住纽约,但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弗里德曼在耶路撒冷的塔比耶(Talbiyeh)有房产。

弗里德曼曾对“两国方案”表达质疑,他在今年7月曾表示,“两国方案可能是一个答案,但我不认为这是唯一的答案了。”他在去年美国大选期间也坚持美国将驻以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弗里德曼还曾经表示,兼并约旦河西岸并不会损害以色列作为犹太国家的地位。

另一位对特朗普有重要影响的格林布拉特担任特朗普律师长达19年,竞选期间担任负责美国与以色列关系的高级顾问。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提名他出任了国际谈判特别代表,他曾多次作为特朗普的中东特使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格林布拉特是毕业于美国常春藤名校犹太大学,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在约旦河西岸的一所犹太中学学习。报道称,格林布拉特与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关系密切,他也曾参与特朗普2016年3月在该委员会大会的演讲。

除了上述两人,目前担任特朗普竞选活动主管的犹太人格莱斯勒(Michael Glassner),竞选期间担任特朗普的政治主管。格莱斯勒也对亲以色列的立场直言不讳。在加入特朗普竞选活动之前,格莱斯勒曾担任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西南地区政治主管。

此外,特朗普政府的财政部长姆努钦也是犹太人。这位高盛前高管,出身纽约曼哈顿精英中最有影响力的家庭。他与特朗普相识很早,竞选期间担任特朗普的全国财务主席,负责筹集竞选资金。此外,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负责人加里·科恩(Gary Cohn)、白宫高级政策顾问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也都是犹太人。

特朗普背后的犹太金主施压

今年5月,特朗普以“国家安全原因”签署了为期6个月的延缓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文件。但据全球化研究中心(CRG)报道,目前在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址问题上,特朗普可能正承受犹太金主很大的压力。

今年10月,美国最大的犹太人独立周报Jewish Press报道,对于特朗普迟迟没有迁移驻以色列大使馆,特朗普竞选活动最大的金主、拉斯维加斯犹太赌场大亨谢尔顿·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对他感到非常失望。

美国媒体Axios今年5月报道,2016年大选中,阿德尔森和妻子向共和党捐赠了8000万美元,还向特朗普单独捐助了3500万美元帮助他竞选。不仅如此,阿德尔森夫妇还向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捐了500万美元。

据报道,竞选期间,安德尔森与库什纳联系十分密切。阿德尔森在2015年收购的《拉斯维加斯评论报》是首份公开宣布支持特朗普的大报。

因此,阿德尔森对特朗普的影响力不可忽视。据福克斯网站今年10月报道,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还专门咨询了阿德尔森,听取他的意见。阿德尔森的妻子还前往白宫与特朗普和库什纳讨论善后政策。

而阿德尔森则在巴以问题上则持强烈的亲以立场。国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2012年曾说过,无条件的支持以色列是阿德尔森的“中心价值观”。

全球化研究中心(CRG)的报道说,当白宫没有足够快地支持内塔尼亚胡或者阿德尔森的提议时,阿德尔森很快就表达出不悦。

《拉斯维加斯评论报》10月份曾报道,“阿德尔森对于特朗普没能信守在就职第一天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的承诺感到失望。”

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说,对于是否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一事,特朗普还在考虑。最主要的考量因素是迁址会否影响巴以达成和平协议的前景。据全球化研究中心的报道,阿德尔森立即对蒂勒森表现得“狂怒”不已。

潘光认为,特朗普目前想要兑现竞选时的承诺。这样犹太人里面的极端亲以派、共和党的右翼都会满意,但实际上得罪了大多数人。

责任编辑:FG003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新化月报网-记录中国、解读天下!所有文章、评论、信息、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Copyright 2013-2017 新化月报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6044039号-54
 

QQ联络:183 291 366     www.xhyb.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网站:[email protected]      违法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page contents